相关文章

广东电白一铸钢厂职工出资百万买厂八年竟未能过户

来源网址:

广东省茂名市电白县一铸钢厂因欠下巨额债物被该厂30多名职工以百万元收购,在买厂职工将该厂经营起色后,却被原电白县铸钢厂被诉侵权,由此引发了长达3年的官司,在经过多次诉讼之争后,近日,买厂的30多名职工终于讨回了一纸公道。

原广东省电白县铸钢厂,七年前作为集体企业由电白县二轻集体企业联社管理。2003年4月,因广东省电白县铸钢厂欠下中国贷款本息740万元未还,工行电白支行、电白铸钢厂、全体职工、电白县二轻集体企业联社共同签订了《广东省电白县铸钢厂财产处置协议书》(四方协议),约定由电白铸钢厂职工出资100万元,工行电白支行将涉案财产转让给全体职工。电白县法院于2003年4月30日作出裁定,将被电白县铸钢厂所有的土地15450平方米、房屋2922.57平方米及该厂固定资产所有权变卖给该厂全厂职工所有。此后,赖福全等出资购买财产的职工以该财产作价100万元作为出资成立粤西铸造公司。

2010年9月,电白县铸钢厂认为赖福全及粤西铸造公司侵犯了其财产权,向电白县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赖福全、粤西铸造公司停止侵权、将属电白县铸钢厂所有的厂房、设备等资产交还给电白县铸钢厂经营管理收益。

在此之前的2010年6月18日,二轻联社以电白县铸钢厂的名义向县国土资源局报告称铸钢厂的土地使用证不慎遗失申请补办,并在《茂名日报》刊登遗失声明,将赖福全、粤西铸造公司持有正在办理过户的土地使用权证作废。

2011年4月,电白县法院作出判决,限赖福全、粤西铸造公司在判决生效后10日内,将原属电白县铸钢厂的全部资产返还给电白县铸钢厂及二轻联社。

随后,赖福全不服一审判决,向茂名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2011年8月1日,广东省茂名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裁定,原判认定事实不清,未追加其他出资人参加诉讼,违反法定程序,发回电白县人民法院重审,而原告却在重审开庭前一天宣布撤诉。电白县法院于2011年12月27日向电白县国土资源局发出《协助执行通知书》,要求该局办理涉案的土地使用权过户登记手续给买受人赖福全等31名买厂职工。

控诉其伪造事实

2012年5月,赖福全及买厂职工认为电白县二轻联社通过伪造证据骗取证明在《茂名日报》刊登《遗失声明》,将买厂职工手中的土地使用权证作废,并试图通过补办该证达到骗取他们的合法财产,是造成无法过户的主因,遂向电白县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决二轻联社书面报告电白县国土资源局承认2010年6月18日的报告是伪造事实,并在《茂名日报》刊登相同内容,排除妨碍;判决二轻联社赔偿损失525000元。

2012年12月,在电白县国土局出庭证实二轻联社出具不实证明后,电白县法院作出判决,电白县二轻联社停止侵害登报承认伪造事实。二轻联社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茂名市中级人民法院4月17日作出终审判决,驳回电白二轻联社上诉,维持电白县人民法院原判。

 回赎与购买之争

而在赖福全及买厂职工起诉电白二轻联社侵权一案法院还未判决之时,第一原告电白铸钢厂、第二原告电白铸钢厂30名职工(不出资)于2012年11月再次将赖福全及买厂职工起诉至电白县法院,原告认为,赖福全等人出资100万元买厂实质上是该厂的回赎行为,无论是谁出资,只有分红权,财产产权仍是归被告及电白县二轻联社。而被告手中的《土地使用证》的产权人仍是电白县铸钢厂,这证明被告不实际拥有其产权,其权属仍应是归原告,第三人仍是其主管单位。

被告认为,政府部门已经撤销二轻局等,改设的二轻联社不可能再具有行政权力,电白铸钢厂一经变卖并组成新企业,无论何种情况,二轻联社都不可能再是其主管部门,也不再有任何权力能够对被告的买得财产的处置进行“批准”。而职工买厂,源于原厂负债累累,四方协议,且不愿出资的职工在领取了遣散费后签字离厂,没有任何依据证明这是“回赎”行为。

1月14日,电白县法院作出判决,认定原电白县铸钢厂土地及财产是变卖并非回赎,不出钱者不能获得财产及收益。电白县铸钢厂及不出资职工不服又提起上诉,茂名市中级人民法院6月21日作出终审判决,由于上诉人不是涉案标的物的权利人,其主张被上诉人侵害其民事权利欠缺事实及法律依据。故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当7月底,赖福全等31名买厂职工拿到茂名市中级人民法院的终审判决书时,长达3年的维权之路,终于赢得了一纸公道。

法制网深圳8月7日电